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评测中心 >14岁女生控诉全家‧4儿女力挺父不会乱伦 >
 
 

14岁女生控诉全家‧4儿女力挺父不会乱伦

作者:   发布日期:2020-08-07  分类:评测中心

14岁女生控诉全家‧4儿女力挺父不会乱伦(槟城讯)14岁女学生指遭父亲强姦3年的事件再有进展,随着女孩母亲刘子士週四挺身为丈夫喊冤后,女生的4名兄弟姐妹也站出来声援父亲,直指父亲是个诚实有道德的人,不会作出有违伦理的事情。17岁的大姐指出,父亲很疼他们几个兄弟姐妹,由于排名第四的妹妹平时比常难驯,父亲为了纠正其品行,有时会对她较兇。她透露,父亲会因为妹妹做错事不认还要撒谎而生气,且妹妹常在学校惹麻烦,校方常要见家长。父母亲为了这些问题已相当烦恼,责备她或打她是为了纠正她的过失。“每次妹妹在学校惹麻烦后,父亲都会责骂及体罚她,然而妹妹就会说父亲不疼或讨厌她。”她週四晚在母亲及另3名弟妹的陪同下接受《》访问时坦言,父母的经济虽然很有压力,但都会儘量满足几个孩子在生活与物质上的要求。指父重视教育她说,父亲相当重视教育,常鼓励孩子努力读书,将来拥有美好的前程。对于影响孩子课业的物品如电子产品等,一般上父亲都不会买。“父亲在这件事上觉得非常痛心,父亲在事发当天曾对我说,他怎样也想不到妹妹会做出这样的事,这让他伤心极了。”她强调,她与弟妹都很了解父亲的为人,都觉得妹妹在这事件上讲骗话。她出示了几张由14岁妹妹所书写的字条,内容尽是对家人的控诉,尤其对17岁姐姐很不满,当中提及被大姐体罚以致手部瘀伤,更咒骂要加倍“还”给姐姐,要大大力打死她的孩子等。不过在几张字条中,小女生并没有提及曾被父亲强姦的事,所以母亲及兄弟姐妹才怀疑她讲骗话,主要是引起家人对她的关心。提及妹妹在过去3年来是否有特别举动或不妥时,她说,基本上妹妹生活如常,之前曾向一名弟弟提及她已有男朋友。至于男友的背景或情况,他们都不清楚。母:政要须了解事情才批评针对槟州妇女、家庭及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章瑛在报章上对此事作出评论一事,刘女士直言,政治人物在没有了解事情真相时勿武断的作出指责,因为如果调查结果出来不是这样,那政治人物要如何弥补对他们所造成的伤害。“我还有4个儿女在读书,现在他们该如何面对朋友、同学及老师?政治人物应先向我们了解事情的过程,而不是公开批评。”她指出,这事件经过某报章的报导后,她曾向查案警官及福利局单位查询,他们皆表示没有对媒体发表言论,也没有提供资料或消息。她希望福利部及槟州总警长能够针对这事件,对有关不负责任的报导提出抗议。她坦言,如今4名儿女备受外界言论的困扰,甚至开始不敢到学校上课。为此她希望某报不要在未得到证实的消息上,在伤口上撒盐,否则她将会报警。母斥某报乱报导某报引述消息,指14岁女生在报案当天的早上7时30分曾被父亲性侵,刘女士对这则报导大为震怒,直指报导是一派胡言。指夫每天性侵女儿“那时我载送大女儿及小女儿去上学,但家中除了丈夫及14岁女儿,两名16及15岁的儿子在家,丈夫怎幺可能会在两名儿子都在家时性侵自己的女儿?”她指出,某报指丈夫几乎每天都会强姦女儿,试问在一个只有两间房的组屋单位,家中有7名家庭成员的情况下,丈夫如何每天去性侵女儿?她说,在报案当天的上午,她送两名女儿上学后返家,当时14岁的女儿没有不妥,女儿过后在吃完饭后就上学了。福利局将商女儿住宿问题至于其女儿在福利局的情况,刘女士说,她在週四下午和女儿与福利局官员见面,整个过程约一个多小时,主要谈及女儿的住宿问题。她说,福利局官员也有与女儿单独谈话,主要是询问女儿是否愿意到玻璃市州的一间收容所暂住。她指出,女儿当时是希望住在槟城的一名亲戚家,然而福利局官员则以女孩的安全作为大前提,建议她暂居在较远的地方。她说,福利局将会针对女儿的住宿问题再开会讨论,然后才决定是否让她留在槟城。女生写字条控诉不满大女儿告诉记者,去年妹妹因为遭到家人的责骂而非常生气,并且在一张纸上写了一堆东西,当时她好奇取来阅读,发现内容尽是对家人不满控诉。部份内容如下:1)爸爸常常讽刺我,没有讽刺别人。2)我爸妈常常甚幺事都骂我没有骂别人。3)我姐常常欺负我,打我,拿我当出气桶(筒)。4)我大哥常常不应我,我跟他说话时。可是有时很疼我。5)我二哥常常骂我,不理我,拿我当出气桶(筒)。6)我妹妹常自以为是,没大没小,被爸妈宠坏了,不尊重我,哼!父:身心俱疲但没生气女儿疑被14岁女儿诬告性侵的父亲魏先生週五获得警方的口头保释,他接受本报访问时显得非常伤心,被扣留数天后,他可谓是身心俱疲。但是,他发誓没有生气女儿。魏先生于週五下午4时许,由妻子刘女士口头保释在外,虽然女儿的举动伤透他的心,但当记者访问他时,他仍不忍对女儿有太多的责备。“她只是一个小孩子,我们怎可能责备她太多?虽然我很心痛很疲累,但我可以对天发誓,我没生气女儿,以后也不会生气她,因为她是我的孩子。”这名父亲週五在妻子陪同下回家,他接受访问时说:“我在当天(週一)接到查案官通知,叫我去警局协助调查时,的确曾感到失望及无奈,一再反复自问,为何我疼爱的女儿要这样对我。”感谢妻儿信任他直言,对于此事他感到很无奈,差点令他的家庭因此毁了,幸好妻子与其他孩子都对塔信任有加,对此他心中充满感恩。“坦白说,我被扣留5天期间一直反复的自问,为何女儿会这样子,我承认很多时候女儿不听话,我都会打骂她,但这是为了纠正她与为了她好。她可能因为这样而认为我不疼她,开始对我与兄弟姐妹产生不满。”他指出,他受教育不高,为了避免儿女步他的后尘,所以很注重儿女的教育,对他们抱着很大的期望,希望他们未来拥有更好的前途。他说,所谓爱之深责之切,他曾经因为学业问题而与校方起过争执,但这都是为了孩子。另外,针对一些对他不公平的报导而“啃死猫”的事,他希望媒体在事件没有明朗化前,不要作出猜测性的报导,以免对他的家人造成伤害。章瑛:没不尊重刘家槟州青年及体育、妇女、家庭及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章瑛说,当天她就记者所提及的问题及资讯,作出了一般性的发表,完全没不尊重刘家,也没有恶意。她坦言,作为一名母亲,她了解刘女士现阶段所面对的压力及痛苦,为此刘女士如需要协助,其部门将儘量配合。‧2013.09.27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 

最热文章

 
 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