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评测中心 >比起厚奶茶热卖 义美更在意的两件事 >
 
 

比起厚奶茶热卖 义美更在意的两件事

作者:   发布日期:2020-07-19  分类:评测中心

比起厚奶茶热卖 义美更在意的两件事 厚奶茶掀起抢购民众热潮,高志明却喜不形于色,因为他徐图十年的生医、生机食品转投资,不想全靠进口原料,一心扎根台湾的布局,近期终于可以大动作铺展开来了。
 

义美厚奶茶在好市多Costco造成消费者疯狂抢购热潮,有些分店开门五分钟就被抢光光,脸书社团、网路商店甚至以二、三倍价格转售的话题不断延烧;这款八月三十日在好市多上架独卖的商品狂卖,也带动了义美奶茶的相关产品,在自家门市与全家超商等通路的销售数字暴增,「达二○○%成长」。

自家厚奶茶暴红成了热议话题,总经理高志明表面上看起来很淡定,咕哝着「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卖这幺好」,还特别说明「我们不打广告、(抢购)不是排假的、也没找部落客」,照他小声透露的生产量,动手按一按计算机,一瓶四十五元的厚奶茶,一个月就能替好市多创造一.四余亿元的业绩,一年下来就是十六.八亿元。

厚奶茶热销效应 总经理带头替员工加薪6%

独卖商品创下的惊奇,让高志明赶在双十连假前一天,发出一百万奖金鼓励厚奶茶工厂及业务团队,又宣布全体员工自明年起调薪「至少六%以上」,乐翻了员工,又成功为义美品牌声望再拉一波高峰,但比起这些,他更在意的,却是另两件事。其一,是九月底宣布,将按照公告牌价,对酪农的每吨收购价增加一元,替酪农「加薪」;其二,今年十月初悄悄在门市上架的新产品。

之所以在意,是因为这两件事的背后藏着他布局十年的心头大愿。

高志明高调宣布明年起帮酪农加薪,立刻触动现有三大生乳大厂统一、味全、光泉的敏感神经。据了解,义美一六年底才落脚斗六的生乳暨饮料厂即将投产,届时产能可达一天两百吨,但目前义美乳品收购量一天约仅七十吨,占整体收购市场仅七%,提高价格自然有抢生乳量的目的。

承诺负担违约金 同业忧虑破坏市场行情

据了解,为了取得酪农信任,义美甚至承诺酪农,愿意承担签约后所产生的违约金。农委会畜牧处副处长王忠恕说,大厂确实感受到义美来势汹汹,此时又是生乳的夏季冬季的交接时分,「义美加价的时机选得很好,将迫使大厂必须思考是否跟进。」只是这个加价之举,也是刀之两刃。有业者反映, 酪农与生乳厂之间有行之有年的价格默契,义美此举无疑有破坏市场秩序之嫌,一旦其他业者为了维持市占率而跟进,恐怕将导致成本增高,最后终究会反映在售价上,吃亏的可能还是消费者。

比起厚奶茶热卖 义美更在意的两件事

义美喊出明年起生乳收购价每吨加一元,大动作争取酪农,为明年斗六厂投产做準备。

义美透过「为酪农加薪」,意图拉高生乳量的市占率,究其柢,还是跟他正蓄势扩张的版图大为相关。

十月起走进义美门市,扫描架上琳琅满目的饼乾饮料产品时,很容易在货架上发现占据不到二十公分见方的空间,摆着四款挂着「义美生医」名号的保健商品「金瓜籽油」、「鱼油」、「钙D加」、「葡萄糖胺」与含有机能性素材-GABA成分的巧克力。新商品低调上架,除了摆在门市的宣传手册,几乎不见其他广告预算,安静地潜销。

比起厚奶茶热卖 义美更在意的两件事

保健食品是如此,先前陆续上市的「生机产品」,譬如宣称非溶剂萃取的油品,全豆酿造酱油等,也都安静开卖了快两年。儘管销售动作不张扬,但说起为什幺要跨足生医、生机饮食,高志明像神父碰到迷途无知的羔羊滔滔开讲,「食品安全要做好的前头是农业要安全;农业要安全的前头是环境要安全」。这些产品就像是他为了落实「三安理论」的信物,也是他之所能诉求义美产品健康、更营养的靠山。

落实三安理论 致力保留原料营养 区隔市场

为了实践三安理论, 他研究油品萃取方法,推非溶剂萃取油品,主打可保留更多原料营养成分,大力进行市场区隔;又找上万家香的老董事长吴仁春,要他帮忙代工生产「全黄豆酱油」,老董劝他「你这样做成本高,绝对没销路」。话说完的几个月后,万家香也推出「丸大豆」同类产品。

义美以黄豆、黑豆所开发的产品不少,除了原来的豆浆、豆腐、豆干等製品,推出全豆酱油后,烘豆零食、茶品也陆续诞生,原料的需求量更大。高志明开始思考,不仰赖进口,在台湾自行契作的可能性,并付诸行动,开始把範围从国产黄豆、黑豆扩展到苦茶籽、小米、树豆、台湾红藜、红枣等各类农作物。

高志明信誓旦旦地说,义美收购的价格非常高,「高几成到几倍都有」,譬如,义美提供的非基改黄豆的契作价,每公斤最高可达一二五元,而进口价最高六十元,再如台湾苦茶籽,市面上一公斤收购价格约在四十到七十元之间,义美则统以九十五元收购。说到高兴之处,高志明提起,新产品大量使用的台湾红藜,义美收购的地域「从屏东到台东」,「全屏东卖给我都不够」。

推广友善耕作 补贴契作农家 扩大经营触角

一位农民也说,义美开出来的收购价,确实吸引台湾红藜种植户,而且是现有收购厂商的倍数之多。

据了解,八月时, 义美向农粮署申请「友善耕作推广团体」资格,承诺未来的契作户可符合不使用农药、化学肥料、基改品种,并定期提供报告,以符合检验

规範, 如此一来,在义美取得资格之后,只要加入义美的友善耕作团体,契作农就可获得一年一公顷三万元的补助。这对农民来说,既有义美协助做管理,收购价格又好,有一定吸引力。

农粮署署长陈建斌证实确有其事,他说「毕竟从来没有企业申请这个资格,做这样的事情,乐观其成」。不仅如此,义美还找上农改场、农试所合作,打算以南瓜子、金盏花为试种目标,一旦成功,便可转移种植技术给农民,加入契作行列。

比起厚奶茶热卖 义美更在意的两件事

今年十月起,义美门市卖起保健品,正式跨进生医市场。

高志明左右开弓,大举契作酪农与农作物背后是否有更深盘算?只见他隐晦地说,南瓜子、榛果可榨取出油品,而「油的进阶就是cream……,榛果油里就有护肤的cream」,而且,「油的副产品,才有价值」。似乎暗示着义美扩大契作的雄心,不仅仅是固守食品领域而已。

同样在八月,高志明宣布建置台湾唯一可检测辐射、微量戴奥辛、多氯联苯食品实验室,这个五千万元的投资号称首开食品、生乳大厂风气之先;搭配义美在斗六、龙潭两地投资近二十亿元工厂与产能,预计一八年上半年可加入投产,高志明显得有备而来。

「想永续,就要做别人不容易做到的事。」高志明不讳言自己是挑难度大的事情来做,谈得投入之际,他拉高声量喊话「再三年,再给我三年!」似乎给他三年,就能抵达那个瞄準已久,一心想触及的境地。

高志明想做的事情很多,但在义美「生产好食品」的形象深植人心之际,这几年发生的产品瑕疵事件也时有耳闻,从锡兰红茶墨水、巧克力虫虫事件等,无一不被消费者放大镜检验,挑战义美形象的完美度,这恐怕也是高志明向前冲锋之余,绝不能稍有鬆懈的所在。
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 

最热文章

 
 

随机文章